鹊上心头 - 8994494 我见贵妃多妩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 .yanqinghai.Сом】,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番外四(全文完)

    苏轻窈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很沉。

    她从恍惚中醒来, 睁开眼睛就是略有些陌生的福禄寿喜帐幔, 那帐幔是深褐色的, 跟她平日里用的四季如意桃花帐区别很大。

    苏轻窈眨了眨眼睛, 还是没明白自己身在何处。

    不过, 她倒是不太慌张。

    再如何特殊, 这里总归还在宫中, 只要在宫中她就不会害怕。

    她毕竟在长信宫过了两辈子那么长。

    苏轻窈往身边摸了摸,入手一片冰凉,楚少渊并不在这里, 也没有另一个人共枕的痕迹。

    苏轻窈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安静下来,她从久远的记忆里反复探寻, 终于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了。

    这是她在建元花园时住的桃花阁, 这么深沉的帐幔也就在这里用过,毕竟是年过半百的老太妃了。

    好不容易重生回到过去, 又重新拥有了一切, 怎么又回来了呢?

    “这是怎么回事?”苏轻窈喃喃自语, “这到底是为何啊?”

    就在这时, 外面传来一把陌生的嗓音,听起来倒是很甜:“娘娘醒了?可要起身?”

    苏轻窈想不起来她是谁, 便只好道:“柳沁呢?”

    外面的宫人似乎很习惯她找柳沁, 闻言立即回:“娘娘, 柳沁姑姑在休息,今日是灵音当值。”

    灵音吗?苏轻窈眨眨眼睛, 想了好半天才想起这么个人来,似乎是曾经的她身边比较得力的大宫女。

    “那起吧,一会儿去请柳沁过来。”

    柳沁一般都是她休息后才休息,不过年纪大了毕竟顶不住,现在都是其他年轻的姑姑宫女伺候她日常,柳沁一般只陪伴在她身边,做个老来伴。

    她这么一起身,才发现自己动作特别迟缓。

    不过苏轻窈倒是不太慌张,她也没做什么特殊的反应,依旧按照往常的习惯坐到妆镜前,让宫人给自己梳头。

    如今她还住在建元花园中,说明楚少渊还未曾殡天。

    只要人还活着,这就已经很好了。

    苏轻窈沉得住气,也不着急立即就去找楚少渊,不管这个时候的楚少渊还是不是她的陛下,总归人还在。

    灵音见她沉着脸不说话,也有些慌张,不过还是吩咐宫人们伺候好娘娘,这才派人去请柳沁。

    待梳妆打扮结束,柳沁也匆匆赶来,一见苏轻窈,当即便道:“娘娘可是怎么了?昨夜没睡好?”

    她跟在苏轻窈身边将近五十年光阴,最是了解她,只要一看她的表情,就大概能知道她心情好不好。

    苏轻窈自知瞒不过柳沁,抬头看她虽然人老了许多,不过精神倒是很好,便也松了口气。

    “你们都退下吧,你跟我来。”苏轻窈吩咐一句,灵音就领着小宫人们退下了。

    柳沁扶着苏轻窈回了寝殿,等她坐稳,才问:“娘娘是怎么了?”

    苏轻窈揉了揉额角,这才开口:“昨日睡得太沉,记不清现如今是兴武多少年了,你给我讲讲。”

    她毕竟这么大年纪了,睡蒙了记不起来事也正常,柳沁一听就明白过来,利落开口。

    “娘娘,如今是兴武九年,这会儿已经十一月,昨日刚落了雪。”

    苏轻窈突然一愣。

    兴武九年十一月……太上皇楚少渊就是这时候开始生病的,重生之前的苏轻窈还曾递折子过去,奏请是否需要过来侍疾。

    不过当时楚少渊是明确拒绝了的,道她也年事已高,就不用再来回折腾了。

    苏轻窈顿了顿,才问:“建元宫那边……”

    柳沁不知道她为何突然关心起太上皇来,却也实在道:“娘娘,建元宫那边已经回了信,让娘娘不用过去。”

    果然已经生病了,苏轻窈微微沉了脸,半响之后叹了口气。

    “你再去递折子,就说我有话要说,请陛下务必见我。”苏轻窈严肃道。

    柳沁一向很听她的话,闻言也不多问,直接出去吩咐去了。

    只留苏轻窈一个人坐在寝殿内,想着重病在床的楚少渊,心里越发难受起来。

    若他们两个一起回来,却要面对这个境况,实在叫人高兴不起来。

    毕竟,也不过就三个多月,翻年到了兴武十一年,楚少渊溘然长逝,在建元宫殡天。

    只有三个月了吗?

    即便是苏轻窈自己一个人回来,却也要面对再次送走楚少渊的过往,两个人已经有了如此深厚的感情,哪怕此刻的楚少渊什么都不知,苏轻窈也无法淡然处之。

    苏轻窈愣愣坐在那,心里一阵阵地疼着。

    不多时,柳沁回来了,见她还是不太开怀,便哄道:“娘娘,折子已经递上去了,您毋须担心,咱们先用早膳吧?”

    苏轻窈点点头,又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日子还得过下去。

    不过因着年纪大了,早膳就显得清淡许多,苏轻窈慢条斯理用了一碗鸡丝汤面,前头就来了人。

    可能是因为她说有事要说,所以楚少渊颇有些重视,竟是打发罗遇亲自来的。

    这一世苏轻窈跟这位御前大伴真没怎么说过话,却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一看他亲自来了,忙请他坐下说话。

    罗遇也是六十多的年纪了,可能因为常年伺候楚少渊,看起来倒也还算精神。

    “娘娘客气,臣哪里能坐。”罗遇笑笑,态度很是随和。

    “娘娘递来折子,道有事情要说,陛下看了之后很是重视,特地打发臣过来问问娘娘,到底有何要事。”罗遇开门见山。

    苏轻窈一听这话,就知道楚少渊不想见她,却还是给足了脸面。

    当然,苏轻窈也不是为了说话,不过就想过去看看他而已。

    她想了想,道:“有些话,得当着陛下的面说,麻烦大伴替我转达一句吧。”

    罗遇没想到她如此坚持,想了想道:“那娘娘您稍等,臣去去就来。”

    苏轻窈点点头,很是和蔼:“不用急,派个人过来传话便是了。”

    罗遇应下,匆匆离去,不过半个时辰之后,回来的还是他。

    苏轻窈这会儿正在喝茶,不过她有些心烦,倒是什么都没喝下去。

    “娘娘安好,”罗遇道,“陛下有请。”

    能同意见她,苏轻窈不由松了口气,这说明楚少渊身体还算可以,还不到病入膏肓的阶段。

    她也用不着梳洗打扮,直接披上斗篷上了步辇,往建元宫赶去。

    等到了建元宫,她才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前世第一次来这里,是陛下殡天的那一天。她作为唯一的宫妃,特地过来守了几天的灵,也算是送他最后一程。

    此时再见建元宫陌生的模样,一切都是恍如隔世。

    不多时,苏轻窈就被请到寝殿里。

    楚少渊这会儿半靠在床边,一脸倦容,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瘦一些,也……更苍老。

    算一算,他也差不多快古稀之年了。

    似乎是听到苏轻窈的动静,他便抬头看过来,眼神里有着审视和疑惑。

    他可能在想,为何这个一点都不熟悉的“太妃”,非要过来见他。

    苏轻窈只看他一面,便知道他不是她的“陛下”。

    不过,看着熟悉又陌生的他,看着他垂垂老矣缠绵病榻,苏轻窈倒是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和酸楚。

    知道这一切,跟真切看在眼中,是完全不同的。

    苏轻窈走上前来,冲他生疏行礼:“陛下。”

    楚少渊点点头,让罗遇伺候她坐下,然后就挥退众人,问:“熙太妃,你可有事?”

    听到这个称呼,苏轻窈一瞬间有些恍惚。

    不过片刻之后,她就回过神来,低声道:“陛下,您可好些了?”

    楚少渊微微一愣,道:“尚可。”

    苏轻窈于是就闭上嘴,她其实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想找个借口过来看看他,现在见到了人,她也略安心一点。

    最起码,他还活着。

    楚少渊认真看着她,或许是以为从没注意过她,这会儿竟发现她倒是特别温婉和气,是个慈祥的老太太了。

    对于唯一陪着自己走到今天的人,楚少渊不知怎么回事,莫名放下些心防,竟是难得温和一回。

    “有什么事,你都可以跟朕说,你已经是熙太妃了,宫里没人比得过你。”

    苏轻窈倒是想不到他会如此说,心中一动,有些话就不想再藏着掖着。

    “陛下,臣妾想问问你,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

    楚少渊挑了挑眉,很是有些意外:“为何会想问这个?”

    苏轻窈笑笑,道:“就是现在年纪大了,回首过去,也不知道这几十年光阴如何度过,所以便想问一问陛下。”

    楚少渊倒是没有觉得她奇怪,反而深思起来,思来想去,最后却说:“大概,就想做个更好的皇上吧。”

    苏轻窈微微一愣,没想到他会如此回答。

    楚少渊望着从窗户缝里钻进来的那一缕阳光,淡淡笑了:“家国永安四个字,不是说说就能有的,朕唯有更努力,才配得上皇帝二字,要不然就白活这一遭了。”

    他孤寡一辈子,却也不曾后悔。

    毕竟,他为了大梁奉献大半生时光,守住了这承平天下,守住了百姓的一方安宁,到底值得了。

    苏轻窈只觉得心中一片热意涌动,眼睛也跟着红了。

    “陛下,你一定能做到,”苏轻窈认真说,“若有来生,您一定会是治世明君,在您的治理下一定四海清平,海晏河清,大梁也一定会走向鼎盛。”

    楚少渊转过头,也看向他。

    这一刻,他眼里有着动人的光彩。

    苏轻窈又道:“陛下,到时候您会有一切,您所期盼的,祈求的,曾经无论如何也无法得到的,终将会一一实现。”

    楚少渊不知道为何她特地跑来跟自己说这一番话,却都听进耳中:“好,朕信你。”

    苏轻窈笑了。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楚少渊精神就不太了,苏轻窈起身,最后道:“陛下,明日臣妾还能过来看望您吗?”

    “好啊。”楚少渊道,“也挺好的。”

    于是苏轻窈便也高兴起来,直接回了桃花阁。

    平淡度过这一日,晚间苏轻窈躺到床上,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觉,可转瞬功夫,她却直接沉入梦乡。

    次日清晨,苏轻窈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呼吸声。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楚少渊安静的睡颜。

    他还是中年模样,跟昨日那荒诞的梦完全不同。

    苏轻窈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那么热,那么暖。

    楚少渊这会儿也醒了,他睁开眼睛看向她,见她就在自己的身边,不由松了口气。

    “你还在,真好。”两人不约而同说道。

    语毕,他们不由相视一笑。

    便是曾有过几十年擦肩而过,命运开了那么大一个玩笑,却最终敌不过重生归来的那一眼。

    楚少渊至今还记得当年那一日,苏轻窈从百禧楼二楼跌落下来,如同仙人降世般扑入他的怀中。

    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就变了。

    楚少渊轻轻握住她的手,认真看着她。

    “不管前世、今生、未来,我们都要执手共度,白首不离。”

    苏轻窈点头:“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