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上心头 - 8994493 我见贵妃多妩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 .yanqinghai.Сом】,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番外四

    面对突然而来的太上皇, 苏轻窈表现得实在太好。

    大概对楚少渊没有任何期待, 所以苏轻窈也只不过显得略有些惶恐, 说了说话, 看了会儿书就平静下来。

    把他当成一个最普通的陌生人相处, 就不会太过紧张, 反而轻松许多。

    苏轻窈是一看书就能定心的人, 楚少渊倒也不打扰她,自己偷偷观察起她的书房来。

    大概是这些书都看烦了,重生之后她就又换了一些别的题材的书, 跟现在书房里摆放的倒是不太重叠。但总归来说,她依然是她,喜好是从没变过的。

    书桌上放着笔墨纸砚, 都是漂亮的云过天青色, 就连纸镇也是个胖乎乎的小白兔,看起来别提多可爱。窗下摆放着荷叶鱼缸, 里面几尾红鲤正欢快嬉戏, 一切都是那么安然静谧。

    楚少渊默默勾起唇角, 知道她不会因为年纪而限制自己, 依旧喜欢什么就用什么,倒是放了心。

    其实重生而来, 两个人相知相爱, 他偶尔问问前一世的事情, 苏轻窈也只挑着不要紧的说。那些年轻时的苦熬和年长后的寂寞,都被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现在他亲眼看一看,才觉得心里头踏实。

    最起码,她晚年的时光确实安逸又舒心,没有那般煎熬和苦闷。

    便是寂寞,她也能给自己找些乐子,不会让自己就在这逼仄的深宫之中慢慢凋零,她是个很会生活的人,这就足够了。

    想到这,楚少渊莫名松了口气,一颗心也慢慢沉寂下来。

    他没心思读书,就这么左看看右看看,时光倒也过得很快,一晃神就到了午膳时分。

    柳沁进来提醒,苏轻窈才放下手上的书,一下子就看到坐在书桌后面的楚少渊。

    可能刚才太过沉迷,她直接就把皇帝陛下忘了,这会儿再一看到他,苏轻窈好生吓了一跳,不自觉拍了拍胸口。

    “陛下……”她话只说了两个字,就打住了。

    难道问:“陛下您怎么还没走?”

    苏轻窈咳嗽一声,轻声道:“陛下,该用午膳了。”

    她话没说出口,不过以楚少渊对她的了解,一下就能明白过来,闻言点点头,起身先出了书房。

    其实他自己也在憋笑,不想让苏轻窈看到罢了。

    午膳自然是小厨房准备的,不过倒也没有好太多,毕竟她再不受宠也是宫中唯一的太妃娘娘,楚少渊又时常关照,宫人也就只能捧着她。

    所以,这顿午膳用得是心平气和。

    苏轻窈对楚少渊不熟悉,也不好随便开口,楚少渊怕尴尬吃不好饭,也就只好沉默,倒也相安无事。

    用完午膳,楚少渊就不好再赖着不走了。

    他顿了顿,道:“下午花园见。”

    说罢,也不等苏轻窈送他,自己跟一阵风一般迅速离开了桃花阁,留下苏轻窈站在那一脸茫然。

    柳沁过来扶她坐下:“娘娘,太上皇这是……这是转性了?”

    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才开始想起要找妃嫔,早干嘛去了?

    苏轻窈摇了摇头,沉思起来。

    她确实没跟楚少渊相处过,也不了解他的性格,但楚少渊身居高位这么多年,不可能说转性就转性。

    “陛下不是想宠爱妃子,也不是转性,”苏轻窈叹了口气,“大概是太无聊,就只是想找个人说话吧。”

    这建元花园全是宫人黄门,唯一能说话的就只有她了,两人确实一点都不熟悉,却也无伤大雅。

    陛下可能就是想找个人陪一陪,对这个人是谁并不关心。

    就看苏轻窈老实本分这么几十年光阴,楚少渊也能知道她不是个会作妖的人,找她说话最妥贴,也最不怕出问题。

    大概他说什么过分的话,她都不会往外传。

    柳沁看着苏轻窈,见她一脸深思,竟是一点都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不由有些局促。

    “娘娘,这也算好事吗?”柳沁问。

    苏轻窈看了看她,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你放心,我早就想开了,不过当他是个跟我一样普通老头,闲来无事一起出去玩完,正好也能解闷。”

    对于什么情爱恩宠,早几十年苏轻窈就想开了,现在哪里还会心动?

    柳沁这才松了口气。

    苏轻窈一点都不把楚少渊当回事,她踏踏实实睡了一觉,下午起来,便让宫人给她穿得厚实一些,直接去了花园。

    这把年纪了,怎么打扮都没用。再说人太上皇也不是看她脸来的,更不是看她这个人,打不打扮根本没啥区别。

    于是,当楚少渊重新换了一身衣裳来到花园时,就看到熙太妃娘娘依旧穿着上午的那身袄裙,就连发簪都没多一根。

    ……行吧。

    他们不过就是凑一块打发时间,确实没必要打扮。

    苏轻窈看太上皇一脸平静,就给柳沁丢了个眼色:我说的没错吧。

    这时候的花园很漂亮,有一处专门做的梅园,昨日刚落了雪,此时正是梅花点雪,美不胜收。

    楚少渊道:“你早起已经过来过了?”

    苏轻窈点点头,笑着说:“早上景致更好一些,过了一中午,落雪都有些化了。”

    她对柳沁招招手,让她呈上篮子:“陛下若是觉得可行,咱们不如去摘梅花?回来好做梅花酱。”

    便是重生之后,她也有这些闲适兴致,楚少渊当然乐意为之。

    于是两个人便进了梅林,默默忙碌起来。

    差不多两刻之后,楚少渊才意识到苏轻窈为啥安排他做这个。

    因为他们两个不在一处,就不用说话了,真是方便啊。

    唉,宝儿就是聪明。

    楚少渊心里头得意,忍不住夸赞起来。

    不过,楚少渊在这冷静一会儿就冷静不下去了,慢慢悠悠挪到苏轻窈身边:“你闲暇时候还喜欢做这个?”

    苏轻窈正在认真“工作”,便没怎么过脑子,张口就说:“不做这个也无事可做,就当打发时间了。”

    她刚一说完,转头就回过神来,顿时有点慌张。

    “陛下,臣妾随口一言……”

    楚少渊点点头,倒是没生气。

    对于苏轻窈,他怎么可能生气?

    “挺好的,比朕会找乐子,挺好的。”楚少渊说着,话题就打开了。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自己没有进宫,现在会如何?”他又问。

    苏轻窈愣了一下:“陛下怎么会如此问?”

    楚少渊轻声笑笑,态度越发温和:“因为朕近来时常想,若朕不是皇帝又该如何。到了这把年纪,什么都能看淡,对于过往一切,反而会有些反思。”

    “陛下……陛下是盛世明君,受朝臣百姓敬仰,是当之无愧的中兴之主。”苏轻窈看着他说。

    她声音比年轻时候要低沉一些,却带着说不出的慈祥温和,楚少渊只觉得心中一暖,不由又笑了。

    无论怎样,宝儿还是宝儿,其实她没有变过。

    “你不要怕,”楚少渊避过苏轻窈的话,又问,“若此时你在坊间,你想要去做什么?”

    苏轻窈没想到他如此坚持,不知不觉便深思起来:“若是臣妾未曾进宫,现在一定在大梁各处游历,尝遍美食,赏遍美景,人生足矣。”

    楚少渊若有所思点点头:“朕知道了,你这愿望很好。”

    苏轻窈轻声笑了:“其实臣妾最大的愿望,还是国泰民安吧,只有盛世太平,臣妾才能去各处游历不是?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感谢陛下清严治世。”

    这回倒是知道拍马屁了。

    楚少渊也跟着笑了,道:“跟你聊聊天,朕心情好了许多。”

    他其实不过是找个借口,这么突然来看许久都不曾见过的太妃,实在有些太过唐突,用一句心情不好最是恰当。

    苏轻窈一脸果然如此,道:“那咱们继续吧?回去还要做梅花酱呢。”

    于是两个人就又分头忙起来。

    对于楚少原来说,如此这般,倒算是难得的放松了。

    这个工作并不累,却也让他心情舒畅,没有早上那般纠结。

    其实楚少渊是知道苏轻窈的,从她爱看游记这个喜好来说,她一定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曾经两人也说过这个话题,当时苏轻窈怕他当真,都是笑笑揭过。

    倒是没曾想,在过去,在前世,她会这么坦率跟他说出口。

    真的令他未曾想到。

    便是两人一点都不熟悉,他又是高高在上的太上皇,苏轻窈也能坦然面对,说出内心深处的想法。

    她的坦率和淡然,很令楚少渊宽慰。

    楚少渊想,如果真的回不去,他一定好好安排,领着苏老太太一起出宫,去看一看大梁的好山好水。

    无论如何,也要满足她的心愿,毕竟到了这把年纪,还顾虑那么多做什么?

    两个人忙了一会儿,便采满了两个篮子,苏轻窈看天色不早,便道:“陛下,咱们回吧?”

    楚少渊点头,两人坐了步辇往桃花阁去。

    建元花园人口不多,步辇穿行在朱红宫墙中,寂静又热闹。

    等回了桃花阁,宫人去清洗梅花花瓣,苏轻窈便请楚少渊去亭中坐下,烫一壶梅子酒来喝。

    楚少渊闻着清甜香味,问:“这也是你做的?”

    苏轻窈道:“是啊,是夏日里做的,这会儿正好拿来赏雪,多美。”

    楚少渊突然想自己也曾同苏轻窈一起赏雪,那时候他们两个坐在漫天大雪中,看着亭外落雪纷飞,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又是一年冬。

    看外面天色,晚间时分或许还有落雪。

    楚少渊轻叹一声:“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跟上一次同苏轻窈说的话别无二致。

    那一日喝的是什么酒,赏了什么景,楚少渊已经想不起来了,但他却从来不曾忘记苏轻窈微红的脸颊。

    那么美,那么好。

    楚少渊压下心中的莫名酸楚,抬头看向苏轻窈。

    “你这些年,过得好吗?你说实话。”他哑着嗓子问。

    苏轻窈微微一愣,想不到他会关心自己这个,小心翼翼看着他。

    以前的苏轻窈,哪里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他?楚少渊心里一哽,难过得几乎要喘不上气。

    苏轻窈看他面色十分不好,不知道为什么,竟是不太想撒谎。

    或许,太上皇也不会介意这些。

    “其实早些年过得不太好,那时候臣妾位份低,又不受宠,在宫里自然活得挺艰难,衣食住行都不轻松,”苏轻窈淡淡道,“不过后来我熬过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反正就剩我一个人熬到现在,反而苦尽甘来,能舒坦享清福。”

    “毕竟,我是唯一长寿有福的老太妃了。”

    她这么说着,反而心如止水。

    楚少渊认真看着她,见她真的对过去的那些事情不介意,不知为何,竟是松了口气。

    只要她能高兴,其实他也就高兴了。

    便是前世的他们没有安儿、康儿和珠儿,也没有儿媳妇和小孙子,只要他们两个还在,苏轻窈还健康安稳,便是最好的。

    楚少渊长舒口气:“这就好,这就很好。”

    之后,楚少渊也没再多说什么,两个人平平静静做完梅花酱,又一起用完晚膳,楚少渊这才离开。

    苏轻窈这一次送他到门口,轻声说:“陛下,晚安。”

    楚少渊回头看她,道:“你也安好。”

    回到寝殿,天际便又落了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飘在寂静深夜里,发出簌簌声响。

    楚少渊安静坐在廊下赏雪,待到午夜时分,才起身回了寝殿。

    他以为自己会睡不着。

    然而刚一躺下,片刻功夫便就沉入梦乡。

    梦里,似乎一切都有。

    这一天过的如同一个解不开的梦一般,让人抓不着头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