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上心头 - 8994488 我见贵妃多妩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 .yanqinghai.Сом】,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番外三

    楚明毓的一天, 是从早晨的长拳开始的。

    这是小时候起就被楚少渊带着养成的习惯, 现如今他虽已搬出坤和宫, 却也依旧没有懒惰。

    早上不来一套拳, 会觉得浑身不舒服。

    太子寝宫是玉清宫, 自然并不如坤和宫宽敞, 也无后花园, 不过住他一个却也刚刚好。整个宫室不大不小,也无父母管束,倒是很自由。搬出来的第一日, 他就深切明白了一个道理。

    他已经长大成|人了。

    他不再是赖在父母膝下的孩童,遇事也只能自己解决,无忧无虑的童年一去不复返, 他即将面对的却是更广阔的未来。

    便是有挑战、有压力、有责任也有艰辛, 却也是饱含希望的未来。

    打完拳,照例是沐浴更衣用膳, 一整套忙完, 也才到了早朝时分。

    玉清宫位于外五所, 已经出了后宫, 紧邻御书房和勤政殿,再往外去, 就是文渊阁和议事厅了。从这里去勤政殿, 也不过需要一刻的工夫, 倒也比住宫中时要近许多,不用早早就出门。

    一路摇摇晃晃, 待到了勤政殿,楚明毓便直接下了步辇,转身去偏殿等。

    他如今年满十八,正是精力旺盛时,进了偏殿也不坐着,只站在窗边眺望。

    此时已是建元二十五年,大梁国朝稳固,海晏河清,盛世太平。

    从窗户往外望去,便是一览无余的蔚蓝天空,南飞的大雁排成人行,缓缓南去。

    又是一年冬雪时。

    楚明毓发了会儿呆,外面就传来熟悉的步伐声,他立即惊醒,转身行至门口。

    不多时,楚少渊便到了。

    楚明毓上前行礼:“父皇,晨好。”

    楚少渊点点头,问:“昨日睡得可好?”

    “好,父皇跟母后呢?”楚明毓问。

    楚少渊笑了:“也很好。”

    父子两个说了两句闲话便不再多言,直接去了前朝,一坐一站,已成常例。

    早朝其实总是千篇一律,却也不能放松精神,如此一来就是小半个时辰过去,等早朝结束,父子两个才一起回了御书房,一人一个书桌忙碌起来。

    跟着楚少渊上朝三年有余,楚明毓现在已经能熟练批改奏折,不太要紧的政事也能直接处理,不需要再请示楚少渊。

    这样一来,父子两个都很轻松,楚少渊身上的担子轻了许多,也有更多的空闲享受人生。

    对于儿子的长进,楚少渊相当满意。

    儿子能多分忧,他就能更轻松一些,现在下午总能早早回去,跟苏轻窈享受一段没有孩子嬉闹的闲暇时光。

    父子两个忙了一上午,中午便一起在乾元宫用膳。

    楚明毓正是年轻力壮,吃得多精神头也足,所以楚少渊也就放慢速度,慢条斯理用膳。

    等用得差不多了,楚少渊才道:“安儿,你母后想办个中秋宴,你意下如何?”

    楚明毓就说:“很好啊,宫里也能热闹热闹,祖母也会高兴的。”

    今年过年时一家人回宫,原本打算三月启程去玉泉山庄,不过太后年纪大了,身体不如往年,楚少渊便没有动,今年便是在长信宫过的。

    如今宫中人口越发少了,住起来倒也不那么憋闷,反而有种久不回宫的新奇感,这么一来也是很好。

    因为帝后难得回了宫久住,京中就比以往要热络许多,日常都有命妇进宫请安,宫里倒是比以前热闹。

    不过太后的身体,还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到了她这个年纪,多活一日都是赚了,再说如今她也比前一世多活许多年,楚少渊和苏轻窈虽也很遗憾,倒是没有特别难过。

    人这一辈子,不过是你送别我,我送别你,是一场永不停歇的旅途。

    一家人心里都清楚,太后也差不多就这一年的光景,因此苏轻窈便也不怕麻烦,一年到头都在安排各种宴会觐见,也好让太后多见几次家人。

    只要她高兴,无论怎样都是值得的。

    听到楚明毓说起太后,楚少渊便叹了口气,说:“安儿,你没听懂父皇的话。”

    楚明毓愣了愣:“不是为祖母?”

    楚少渊定定看着他,道:“是为你祖母,也……是为你。”

    为他?楚明毓想了半天,想不到一场宴会能为他做什么。

    见儿子不开窍,楚少渊只好把话说得明白些:“你已经十八了,再过两年就要弱冠,是大人了。”

    被父皇夸长大了,楚明毓略微有些别扭,不过还是点点头:“是。”

    想到儿子每天不是上课就是上朝,确实没时间想这些,不明白也是应当的。再说,他跟苏轻窈觉得顺其自然比较好,除非必要的基础知识,其他的都没安排过。

    过早安排,其实也容易带坏孩子,还不如等他娶妻再说。

    因此,到了楚明毓这般年纪,身边却还没有人。

    楚少渊跟苏轻窈也都不着急,他们总觉得儿子还小,还需要再磨砺几年才能成家。不过现在看太后这般境况,苏轻窈才想起办个大喜事,让太后高兴。

    太后最看重的就是楚明毓,若能看到他成婚,也能完成太后的心愿,让她没有遗憾。

    在跟楚少渊商量过后,苏轻窈才有了办中秋宴的念头,而楚明毓那边,却还是让父亲去说比较好。

    不过,原来楚少渊觉得儿子少谈风月是好事,现在要说正事,又有点头疼儿子不开窍。

    这么看起来,还是个愣头青呢。

    他瞪了一眼楚明毓,怎么看他都还是个傻孩子,哪里能成家呢?

    不过苏轻窈说得对,他毕竟这么大了,若是一直不成婚,坊间一定有不好的传闻,这事还得他们做父母的操心。

    他们也不想让楚明毓娶一后宫的妃子,他能跟未来的太子妃感情融洽,那是最好不过。因此,才有了这一场中秋宴。

    这个太子妃还得他自己看中、喜欢、想要求娶,才能有之后的琴瑟和鸣。

    楚少渊只好简单跟楚明毓解释几句,让他明白其中深意。

    “你母后最是心疼你,到时候会有许多世家小姐进宫,你且瞧瞧,看看自己喜欢哪个,”楚少渊见楚明毓竟有些不好意思,不由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还能不娶妻不成?”

    楚明毓不吭声。

    楚少渊看着已经跟自己一般高的儿子,不由有些感慨:“一晃神,你都要娶妻了。”

    楚明毓抬起头,认真看向父皇。

    在他心里,父皇永远都是高大威武的,他就仿佛天上的神明一般,有他在,他就有了主心骨,任何事都不会惧怕。

    “父皇,儿子便是娶妻了,也是您儿子啊。”楚明毓嘴甜,这么大了还知道如何哄父皇开心。

    楚少渊嗤笑一声:“你哪里来的妻?”

    楚明毓顿时不说话了。

    楚少渊忍不住笑了,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父皇和母后只希望你以后能幸福,选妃是大事,你自己回去想想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妻子,到时候一旦选中,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他这话说得有些深,其实皇家这些事,还不是上位者想如何便如何?可若真是如此,那楚明毓便也不是他们教养出来的孩子了,所以楚少渊才让他想清楚。

    楚明毓这个年纪,却也没什么不明白的了。

    他回去以后想了一夜,第二日给苏轻窈请安时,苏轻窈才问他:“你父皇跟你都说了?”

    楚明毓点点头,耳朵又不自觉红了。

    苏轻窈笑起来:“好了,你聪明稳重,一向知道自己要什么,这些也不用母后叮嘱你。不过有一句,怎么也要跟你说清的。”

    “咱们且不说什么娶妻当娶贤的鬼话,最重要的其实是这个人合你眼缘,你看她顺眼,才有之后的相处,才有将来的相互理解。”

    楚明毓第一次听母后说起这事,不由有些出神,一时间思绪万千,竟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安儿,你可是听明白了?”

    楚明毓摇了摇头:“母后,到底怎么知道这人和不合眼缘?”

    苏轻窈笑着说:“你看她一眼觉得舒服,就想着看第二眼、第三眼,看得越多越喜欢,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是说不出来的。”

    楚明毓若有所思点点头:“儿子明白了。”

    苏轻窈也不管他明不明白,只说:“那日来得人多,也并非都知道是进宫做什么的,你只需要陪在你祖母身边,等人过来请安便是了。”

    这也是对朝臣们的尊重,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这一日他们也不过就是进宫看望太后,跟太子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把话说开,楚明毓便自己回去琢磨了。

    楚少渊晚间回来,问她:“说得怎么样?”

    苏轻窈给他夹了一筷子青菜:“能说的都说了,不过你儿子跟个愣头青似的,什么都不懂。”

    楚少渊笑笑,也帮她盛一碗汤:“朕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什么都不知道呢。”

    鬼扯,楚少渊十八时已经登基,那时候太后就已经给他张罗选秀了,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装的那么像。

    苏轻窈白他一眼,转头就跳过了这个话题。

    待到八月十五那一日,一大早宫里就忙活起来。

    苏轻窈让柳沁操持宫宴,自己则亲自去了一趟慈宁宫,陪着太后梳妆打扮:“到时候母后也注意着些,安儿从没经过这个,到时候傻了可怎么办。”

    她主要是担心儿子一门心思想着找媳妇,竟盯着人家闺秀千金们看,别最后太子妃没选出来,惹出别的闲话,就不太像样了。

    太后拍了拍她的手,说:“安儿你还不放心?他是个聪明孩子,不会出错的。”

    她如今已经过花甲之年,头发都已花白,因为今年身体不适,脸上也多了些许病意,瞧着远没早年间的利落秀美。

    但她身上独有的那一股气韵,却从来都没有变过。

    苏轻窈叹了口气:“他什么样,当娘的都要操心。”

    太后笑了笑,眼角早就有了深刻的纹路,却更显端庄大气。

    “等他娶了媳妇,你就真该撒手,让他媳妇管他去了。”

    苏轻窈点头:“但愿如此。”

    等就太后这准备完,时间便差不多了,苏轻窈先扶着太后上了步辇,然后才坐着自己的往百禧楼赶。

    今日宫中十分热闹。

    还未拐入百禧楼,远远就能听到那边的喧闹声,若仔细去听,大多都是笑声。

    待两人到了百禧楼前,里面陡然一静,宜妃领着诸王妃、夫人迎出来,先请了太后下步辇,然后又去请苏轻窈。

    苏轻窈冲她点点头,见她对自己挑眉,小声问她:“怎么?”

    这二十年匆匆而去,宜妃早就不是当年的她,如今同苏轻窈关系倒是不错,是很安然宜妃这个身份,每日都过得高高兴兴热热闹闹。

    宜妃笑笑:“一会儿进去,娘娘准高兴。”

    苏轻窈有些不解,待进了厅中,当即便愣在那里。

    许多年未见得孙若兰站在那,冲她淡淡微笑:“娘娘,许久不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