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上心头 - 8994487 我见贵妃多妩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 .yanqinghai.Сом】,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番外二

    转眼便到了建元二十二年。

    这一年, 楚少渊四十不惑。

    而长子楚明毓, 也已经到了束发之年, 是个堂堂少年郎了。

    现在楚明毓虽然每日还要去上课, 不过下午时便会跟着楚少渊在御书房内, 听他跟朝臣议论政事。

    不过他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安静听讲, 若非楚少渊开口问他, 他是轻易不会说话的。

    便是被父皇询问,所答之事也是有条有理,跟大部分朝臣的政见都相和, 正因如此,皇长子楚明毓在前朝口碑一向很好。

    他年少却稳重,面容俊秀深邃, 身形挺拔修长, 对上孝顺乖巧,对下持重端庄, 说句僭越的话, 比之楚少渊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楚少渊也以他为骄傲, 便是当着朝臣的面, 也从不掩饰对长子的欣赏和肯定,作为一个皇帝, 他是鲜少没有权力欲望的。

    对于楚少渊来说, 皇帝这个身份, 是他必须要接的责任,从来不是需要夺取的权利。因此, 他心态很平和,看着自己的继承人异常出色,他自然是越发高兴的。

    大梁行至今日,已有一百四十六年,这百多年中有过兵荒马乱,有过风雨飘摇,最终还是力挽狂澜,逆位归正。

    虽然楚少渊正当壮年,可满朝文武却也都认同他是当之无愧的中兴之主。若没有他,现在的大梁一定不能走向另一个巅峰。

    这一日,楚明毓下了课,回去听涛水榭陪父母用午膳,刚用完就被父亲赶去午歇了。

    等儿子走了,楚少渊才对苏轻窈说:“朕想立太子。”

    苏轻窈略微有些吃惊,原本他们商量,是想等楚明毓弱冠之年再立太子,这样他不会有太大压力,朝堂上也能独当一面。

    不过楚少渊如此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楚少渊见她一脸求知若渴,不由笑了:“这半年来安儿跟着朕听朝会,表现相当出色,严首辅昨日还问朕,是否想提前立储。”

    自从郑之孝致仕,严首辅便接替上来,成了新任的首辅大臣。他如今同楚少渊差不多岁数,倒也不像以前的几位首辅一样需要时刻恭谨,有些话倒是很敢说。

    苏轻窈道:“安儿确实已经相当出色,倒也不差这几年光景。”

    其实什么时候立太子,苏轻窈都没意见,毕竟楚明毓自己心里有数,两个小的又天然崇敬哥哥,倒也没有太大阻碍。

    唯一的问题就是前朝了。

    不过这些时候楚明毓的表现很是出色,很能折服众人,朝臣们私底下多少都会议论一番,见时机恰当,这才让严首辅出来跟楚少渊提议。

    毕竟早立太子,就意味着国朝稳固,意味着国祚有序。

    如今皇室帝后情深,膝下只有三位小殿下,楚明毓占了嫡长二字,本身又相当优秀,自然是储君的不二人选。

    所以,早些立储,也没什么不好。

    楚少渊见她不怎么反对,不由松了口气:“只要能立为太子,安儿就能光明正大跟着朕上朝,早些接手政事,也能早些习惯,等以后……”

    苏轻窈微微皱起眉头:“陛下,可不要乱说话。”

    楚少渊笑笑,握住她的手,认真道:“等以后朕也可提早退位给他,跟你一起做对闲散夫妻,早些休息。”

    “毕竟朕累了这么多年了……”

    苏轻窈听着这话,不由心里一紧,倒是有些酸涩滋味涌上心头。

    确实,楚少渊为了大梁,已经辛苦太多年。重生而来,他也几乎没怎么享受过悠闲时光,这二十年来兢兢业业,只为在给大梁一个锦绣盛世。

    如今来看,他再次做到了。

    苏轻窈握住他的手:“陛下最好了,大梁有您是百姓之福。”

    楚少渊头一次听她说这种官话,满腔疲惫不知不觉便一散而开,不由笑了。

    “嗯,朕有宝儿,是朕之福。”

    两个人老夫老妻了,倒也很能腻歪,刚从栖凤园回来的两个孩子站在门口,都不知道要不要进来才好。

    他们两个已经快十岁了,因为生在年末,显得比同龄的孩子要略小一些,却一点都不显得稚嫩。

    近来太后身体不协,楚少渊就让他们两个请了几天假,过去给太后侍疾。

    其实根本也不需要他们做什么,只不过太后能看到两个小孙孙,倒是心情舒畅,也不觉得养病难熬。

    等父亲母亲腻歪完了,楚明珍才跳进寝殿:“好了好了,再不完我都困了。”

    苏轻窈还没说话,楚明琅就慢条斯理踱进来,给父母请安:“父皇、母后,儿子回来了。”

    楚少渊让他们自己擦干净脸,又问了问太后身体如何,这便催着他们去午歇了。

    楚明珍眼睛一转,凑到楚少渊身边:“父皇,过几日就是七夕了。”

    家里三个孩子,就数小女儿最精怪,满脑子都是鬼主意。一看她这样,楚少渊就知道她想作怪。

    不过对于这个小乖乖,楚少渊自来都很疼爱,一般都是由着她胡闹。

    反正她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大儿子稳重聪慧,能压得住她。二儿子看起来慵懒沉闷,可一点都不笨,楚明珍每次都被二哥吃得死死的,却一点都没自觉。

    楚少渊就问:“是啊,要七夕了,珠儿想要什么?”

    楚明珍立即就趴在楚少渊的膝头,可着劲儿撒娇:“父皇,珠儿想去看花灯。”

    苏轻窈微微一笑:“玉泉山庄也有花灯,这事好办,明日母后就让宫人把灯找出来,擦洗干净挂给你看,想要多少都有。”

    楚明珍当即就瘪了嘴,不吭声了。

    楚少渊看了看她,倒是很有耐心:“你祖母病了,你还要出去玩吗?”

    这一句话,就把楚明珍问住了。

    她倒是没有犹豫,只略有些遗憾道:“那算了,珠儿还是陪祖母吧。”

    楚少渊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称赞道:“珠儿最乖了,去午歇吧。”

    楚明琅看了妹妹一眼,微微摇了摇头,也懒得等她,自顾自回偏殿。

    如今孩子大了,他们两个就分开住,不过三处寝殿都挨在一起,倒也一点都不寂寞。

    过了两日,趁着楚明毓休沐,苏轻窈跟楚少渊才找了个时机跟他谈心:“安儿,父皇和母后有话要说。”

    楚明毓看他们两个这么正式,不由微微一愣,少顷片刻却是立即就明白过来,也一脸严肃点点头:“父皇请讲。”

    楚少渊和苏轻窈对视一眼,楚少渊才道:“年初时你已束发,是个大人了,这大半年来你跟着父皇议政,可是有什么心得体会?”

    “政事繁杂,父皇日理万机,很是辛苦。”楚明毓道。

    他倒也不是恭维亲爹,只是越是接触得多,他才越觉得做皇帝不容易。十年所学,根本称不上渊博,也不过粗通门径罢了。

    要让现在的他去接手朝政,他一定抓瞎,跟十五岁便临朝的父皇比,他还差得很远。

    楚少渊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又一直勤奋好学,父皇和母后都以你为荣。政事就是如此,举国上下数万万黎民百姓,都要靠着你的头脑吃饭,所以轻易也不能疏忽。”

    楚明毓一听,更是紧张,腰板挺得很直,一双漆黑眼眸定定看着楚少渊,都不怎么敢眨眼。

    这时的他,已经意识到楚少渊要说什么了。

    这回换苏轻窈说话了:“安儿,你在这个年龄已经相当出色,母后相信便是放眼整个盛京,都找不出第二个这么聪慧稳重的少年郎。至于政事,早年你父皇虽然临朝摄政,但实际上大事还是由你祖母来主持,若换成是你,也能做得很好。”

    这些楚明毓都不知道,也没人会跟他多嘴,现在听来,他顿时觉得不可思议。

    “祖母这么厉害吗?”楚明毓吃惊道。

    在他心里,祖母最是宽和也最是慈祥,对于他们兄妹三人,她总是笑眯眯的,仿佛一点脾气都没有。

    楚少渊看了他一眼,道:“你皇祖父体弱多病,常年静养,朕十岁时,就已无法久坐,于政事上自然无法顾及太多。”

    这话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楚明毓很聪明,一下子就听懂了,好半天才长舒口气:“祖母真的很厉害。”

    楚少渊同苏轻窈对视一眼,倒是笑了:“父皇同你说这个,不是要告诉你什么秘密,只是想让你知道,便是早早做了太子,被立为皇储,只要身后有人,就不用惧怕任何事。”

    “当年朕有母后,现在你父母双全,自然更是毋须害怕。安儿,你说呢?”

    楚明毓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也不知是太过激动,还是特别感动,总之他一双跟楚少渊相仿的眼眸都红了,看起来要哭不哭的。

    这倒是个稀罕事,楚明毓从小到大都不爱哭,现在见他如此,苏轻窈也忍不住心疼了,忙拍了拍他的肩膀。

    “安儿,咱们不着急,若是你觉得现在太仓促,等几年也是可以的。”

    到底心疼儿子,楚少渊听到苏轻窈的话,也没反驳。

    楚明毓却沉默地摇了摇头,自己偷偷擦了擦眼角。

    “父皇、母后,”楚明毓深吸口气,说,“安儿觉得可行。”

    苏轻窈顿了顿,说:“安儿,这不是儿戏,一旦接过诏书,往后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这是国家大事,关乎江山社稷,不能肆意妄为。

    楚明毓点点头:“安儿明白的。”

    他看了看父母,认真说道:“儿子已经束发,业已长大,早些为父皇分忧解难,才是做儿子的本分。”

    “再说,不是还有父皇和母后在吗?”楚明毓声音压得很低,“才不过是太子罢了,还没到……那一步。”

    楚少渊挑了挑眉,看他还有心玩笑,便也松了口气:“那就如此吧,好了,你去读书吧。”

    楚明毓从寝殿里出来,脸上的笑容立即沉了下去。

    他抬头望了望天,此时正值盛夏时分,天际白云朵朵,金乌灿灿。

    正是一年好时节。

    楚明毓深吸口气,只觉得心中热意奔涌,豪情壮志涌上心头。

    明天又会是艳阳天。

    建元二十二年八月,群臣上表,言皇长子瑶林琼树、渊渟岳峙,可堪国祚大统,着议以立为太子,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①

    楚少渊批复再议。

    此后半月,经反复廷议、陈请,再由钦天监爻算,最终于八月十五当日清早,楚少渊下诏书,立楚明毓为太子。

    自此,正位东宫。

    建元二十二年十二月初八,楚明毓于乾清宫受封。

    次日,随楚少渊临朝听政。

    大殿之上,年轻的皇太子持重端肃,他静静立于楚少渊身边,一如楚少渊少年时。

    朝臣静立,躬身行礼,众称万福。

    楚明毓替父皇开口:“免礼,平身。”

    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开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