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上心头 - 8994314 我见贵妃多妩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 .yanqinghai.Сом】,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 11 章

    自从那日侍寝没成,苏轻窈心里便有了底。

    她大概跟陛下真没缘分,便是前世今生侍寝的时日不同,当夜也都没见过陛下真容,她便是有心上进,也没那个机会。

    苏轻窈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倒是柳沁欢喜得不行,跑出去跟那小黄门谢了半天,才一脸喜气地回来了。

    “小主,可是高兴傻了?”柳沁笑道。

    苏轻窈这才回过神,声音都有些飘:“怎么会呢?”

    其实早先在宫里那么些年景,她也曾好奇过陛下到底喜欢什么样的?谁又能走进他的心?可看了几十年,等到陛下殡天,她也没瞧明白。

    二十几许的时候还好些,陛下一个月总能踏入后宫四五次,等到有了皇长子,他就再也不往后头来了。

    仿佛那一个儿子,就已经足够。

    这次重生回来,她没急着打扮自己,也没主动往乾元宫凑,她只想抓紧每一次机会,尽量把自己表现得忠心一些,纯粹一些。

    她也不想模仿曾经的那个她,那个宫里人人都羡慕嫉妒又怜悯的女人。总觉得陛下不是那等肤浅人,画虎画皮难画骨,她也不是那样性格,若非要去模仿,还不得难为死自己?

    苏轻窈从来都是通透人,她想明白一件事相当快,所以第一次侍寝未成功见到陛下后,她回来就想了另一个策略。

    去太后娘娘面前套近乎。

    薄太后是陛下的亲娘,对他最是慈和,宫中的这些妃子们,若谁待太后至诚至孝,也能稳稳当当。

    前辈子她前头有太多主位娘娘,轮不到她献殷勤,便自觉没往上凑。

    这一回她是想开了,脸面能有好日子重要?想要赶紧舒舒坦坦的,必须得厚着脸皮往前上,把太后哄高兴,绝对不吃亏。

    太后并不是十分严肃的人,也不用宫妃们日日都到跟前起早贪黑点卯,只要每月请安一次便是了。她重回今朝前两日才去请过安,还有两三日才到月末,一个月也足够她准备了。

    原本苏轻窈还信心满满要去巴结太后,结果陛下那不知怎么的,竟突然转了性。

    柳沁以为她太高兴,都说了胡话,忙道:“怎么不会呢?小主那么心诚,为陛下抄经一夜,陛下哪怕看到那厚厚一摞经册,也要记起娘娘不是?”

    苏轻窈一下子便茅塞顿开。

    是了,一定是因为她太诚心,陛下这是忙完了想起经书,要给她奖赏。

    唔,陛下倒是个好人呢!

    这么一想开,苏轻窈就高兴了,她道:“那身浅粉交领衫裙上次陛下没瞧见,不如今日还穿它。”

    她这新鲜花色的衣裳不多,就这身最显得青春可爱,正好上次没见到陛下,今日还能再穿,十分便宜。

    柳沁闻言就忙活起来,苏轻窈把手里的福寿络子最后收个尾,仔仔细细放进锦盒里。

    她舍不得手里那些银钱,又不想家里为了她四处张罗,便只能亲手准备这样一份寿礼,因为花样别致精巧独特,倒也不算寒酸。

    毕竟只是个小主,能拿出什么好东西?

    苏轻窈根本不怕丢人,也懒得想别的宫妃如何说她,那些词她都听腻了,从来不在意。这东西只要能得太后的眼缘,就是好物件。

    做完络子,她便闲下来,自己去准备晚上的头面。

    上次左思右想准备半天,结果也没成,这一次……她一定要努力,尝试一下那被写得“神魂颠倒”的床笫之欢,也好不白活一回。

    这么想着,苏轻窈难得有些激动。

    唉,都是几十岁的老太太,真是太不矜持了。

    此时的乾元宫,被苏老太太惦记了好半天的楚少渊,正在召见一位特殊的客人。

    他坐在墨希阁中,努力维持着表情,看着对面那个一身青灰道袍的老道。

    老道瞧着年纪不小,一头长发都已花白,但精气神却是很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就是练家子。

    楚少渊倒也没让仪鸾卫贴身保卫自己,他淡定坐在茶桌前,示意娄渡洲给他上茶。

    等茶备好,娄渡洲悄无声息退下,楚少渊便亲自端起茶杯,向老道敬了敬:“道长有礼了。”

    老道跟着举起茶杯,既不谄媚又十分恭谨,态度拿捏得极好。

    “能得陛下这一声道长,是贫道的荣幸。”

    楚少渊见他不是那等死板之人,不由松了口气。

    “朕特地请道长前来,却是有要事要问。”楚少渊斟酌片刻,率先开口。

    老道眯起眼睛,也不怕冒犯皇帝,认真打量他面相精气。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却有些非同寻常。

    他是天下闻名的三清观方丈,法号清心。

    活到这把年纪,他这一双眼睛不说火眼晶晶,却也八九不离十,如今这位新帝往面上一观,却是无儿无女的孤寡命格。

    满大梁都知道建元帝是先帝薄皇后嫡出,十岁便被封为太子,虽说先帝体弱多病,未及不惑之年便殡天,但太后还活的好好的。

    他这个命格,确实不像是亲娘还活着的样子。

    老道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有点老了,怎么可能看走眼呢?

    楚少渊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事,钦天监里面那位老监正也不是空有名头,还是有些真本事的,他没少给楚少渊推过帝命,可说出来的话却无甚区别。

    每一次,都是那几个字。

    祖上失德,命犯孤寡,无亲无故。

    若不是薄太后族人多积德行善,百年来家风纯正,她恐怕也活不到这个时候。

    是以老道的那个眼神,他看得最清楚明白。

    从小到大,他每次都是满怀信心,到头来却空欢喜一场,那滋味是怎一个惨淡了得。

    索性他早就想开,只要母后还能健健康康陪着他,他就十分知足。

    可……他却碰到这么一场机缘。

    一颗早就如一潭死水的心,又重新泛起波澜。

    这一次,他特地让仪鸾卫请来这位三清观百年来最出色的清心道长。

    他想看看,这奇特的机缘到底点在什么地方?说到底,还是他不肯死心,总想试一试。

    楚少渊深吸口气,问:“道长可是看出什么?”

    清心道长沉吟片刻,反问:“陛下想听真言?”

    “是,否则朕也不会千里迢迢请来道长,”楚少渊顿了顿,继续说,“有些话,钦天监的监正已经都说过了。”

    其实钦天监正算天时、天象,并不擅算命,但他们自有自己的一套传承,身系国运和皇命,也能算一算帝命。

    清心道长见这位青年皇帝明明天生这样命格,却依旧淡定自若,气度斐然,倒也难得有些佩服。

    先帝体弱多病,其实而立之年过后就不大上朝了,那时候建元帝才十五岁,就开始跟着薄太后上朝处理政事。这么多年下来,朝堂安稳,政令清明,他是个不可多得的明君。

    没有怨天尤人,也不以私欲祸乱宫闱,实在太难得了。

    清心道长原本是不能管皇家事的,但这一次,他决定破个例。

    “陛下想必也知道,您是孤寡命格。”

    楚少渊点点头:“朕……十岁便知了。”

    清心道长这么大年纪,竟被他一个年轻人说愣了。

    楚少渊看似毫不在意,淡淡道:“十岁时皇考病重,那时候朕必须要提前上朝稳定政局,母后跟皇考商量过后,一起告诉朕了。”

    清心道长不由有些动容:“太后娘娘不愧是有福缘之人。”

    楚少渊笑笑:“没有母后,也就没有朕。”

    清心道长见他什么都清楚,便不再藏着掖着,直接说道:“陛下的祖父,厉平帝是弑父杀亲篡夺的皇位,当时他把楚姓皇室屠戮殆尽,就连悼太子襁褓中的孙子都未曾放过,三服之内只剩陛下一独支。”

    这些话说出来短短数十个字,却是四十年前一段最血腥的宫廷政变。

    楚少渊的祖父,被单独追封厉平帝的楚瞻,为篡夺皇位,直接策反禁卫军,把自己的父皇哀帝斩杀在勤政殿里,然后假借陛下诏书,宣悼太子、礼亲王、宏亲王以及思明公主、思真公主在内所有皇室近族入宫,全部白绫赐死。

    这一段历史,现在被称为隆庆政变。

    在夺位成功之后,他并未停止杀戮,反而大开杀戒肆意妄为。

    反对他的忠臣、不服他的书生以及三服以内的宗亲,他们的鲜血一起染红了菜市口的土地。这一段杀戮过往,一直持续了三个月才终于结束。

    因为楚少渊的父皇,慎帝楚维安出生了。

    为了给自己的幼子祈福,也因为所有的反对声音都已经暗淡,厉平帝似乎终于恢复理智,开始努力做一个明君。

    可他早就被染红的双手,是无论如何都洗不干净的。

    他逆天改命,违背国运,杀尽忠良,最终落下个孩子早夭的下场。

    除了幼子,当时宫中所有的皇子公主,全部在一年内夭折。

    唯一剩下的那一个,还整日病歪歪的,瞧着活不过十岁。

    这个时候,厉平帝才意识到,逆天改命,肆意妄为会换来什么下场。

    可一切都晚了。

    楚少渊想起这一段先祖不光彩的过往,却十分平静:“祖父的罪孽,还没有洗清吗?”

    厉平帝知天命后不知怎么中了风,半边身子都是歪的,只要一说话,就不断往下滴落口水,并且说辞含糊不清。

    他腿脚不便,只能坐轮椅出行,可谓一生颜面尽毁。

    中风没多久,他就活生生把自己气死了。

    再之后就到了慎帝楚维安。

    他父皇自知父亲罪孽深重,为了让自己的血脉能摆脱这厄运,他拖着病体努力做一个明君,然而早亡的他却不知道,自己不是那个债主,他努力了一辈子,也改不了儿子的命。

    几十年盛京风雨一晃而过,而那些逝去的亡魂,似根本不想听罪人道歉。他们早就已经做了古,死都死了,族也灭了,又何谈原谅?

    清心道长叹了口气:“有些事不能错,一旦错了,就没有挽救的可能。”

    楚少渊面色沉静,他紧紧抿着嘴,有句话含在嘴里,无论多痛苦都没说过一次。

    他承担了不应该承担的天罚,然而这一切不是他的错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