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上心头 - 8994310 我见贵妃多妩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 .yanqinghai.Сом】,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 7 章

    苏轻窈抄了一夜经书,累的时候就站起来走两圈,吃块点心继续写。

    难得独自露一回脸,她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便也憋着一口气没休息。等到清早晨光熹微、天色将明,她才放下笔,揉了揉酸痛的手腕。

    柳沁也跟着研墨一整夜,早上瞧着眼下一片青黑,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显然也是累极了。

    苏轻窈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指着茶桌旁的绣墩道:“你先略坐会儿,省得一会儿走不回去。”

    她待会儿还有个步辇坐,柳沁什么都没有,能强撑着走回去都不容易。

    柳沁最是听她的,闻言也不强辩,坐在那给她煮茶:“小主一会儿吃口茶,咱们回去再睡。”

    苏轻窈点点头,站在桌前认真整理抄了一晚上的经书。

    她写经的时候是特别认真的,曾经的她只求父母家人康健,求自己平安喜乐,那么多年抄下来,早就有了一份深入骨髓的虔诚。

    如今虽然有些别的因由在里面,她却一丝一毫都不敷衍。

    认真写出来的每一页,都饱含她的祈求。

    娄渡洲过来的时候,站在门外就瞧见她满脸肃穆,一页一页认真整理经笺。他大抵知道陛下为何有那一句特殊的吩咐,如今站在这里看,便是他也觉得这位苏小主的心诚。

    她是用了心的。

    哪怕是装的,也装得太好太像了。

    娄渡洲等她把佛经整理完,才敲门道:“小主,已是清晨,请您移步用早膳。”

    苏轻窈道:“知道了,伴伴且略等等。”

    她上辈子也没怎么见过陛下,自然对娄渡洲早年轻时的声音不太熟悉,不过哪怕是乾元宫随便的一个小黄门,现如今的她也是不好招惹的。

    因此只片刻工夫柳沁就上前来开门,一见娄渡洲的服色,顿时有些慌了:“大伴、给大伴请早。”

    苏轻窈一听她叫大伴,立即捧着佛经出来,见到是娄渡洲,不由有些愣神:“怎么好劳烦大伴亲自前来。”

    娄渡洲是个笑面佛,瞧着很和气,许多人惹了陛下,都是拜他的码头,不管有用没用,拜了只求心安。

    但面上再和气,人家也是乾元宫御笔太监,是正六品的大伴。

    苏轻窈知道,他确实能在建元帝跟前说得上话。

    虽说已经十分困顿,却还是强打精神对他道:“大伴来了也是我的福气,昨日写了些经册,若是可以,还请大伴转交给陛下,也算全了我一片心意。若是实在麻烦,大伴便找个仓库存放,也占不了多大地方。”

    这话说得十分体贴多情,相当进退有度。

    娄渡洲原来以为她是那种满含一腔深情的单纯闺秀,如今这句话一讲,便知道她绝对是个聪明人。

    跟聪明人说话最是便宜,娄渡洲双手捧过经册,认真道:“小主一片心意,臣怎么也要呈给陛下,小主且放心。”

    不管真假,人家有这句话苏轻窈都很知足。

    她笑着冲娄渡洲点点头,被柳沁伺候着去暖室洗漱。

    听琴正巧过来安排早膳,看见外面小黄门捧着的赏赐,不由笑道:“陛下……这是还算满意?”

    娄渡洲冲她举了举那厚厚一摞经册:“这多用心啊,咱们陛下心软,自然是不会让她白写。”

    听琴笑笑,见小厨房还送来一个有些分量的食盒,打开一看,上下两层放得满当当,都是小厨房拿手的苏点。

    听琴十分诧异:“这……也是?”

    娄渡洲凑到她边上,低声道:“陛下特地吩咐的,许是知道苏小主是南方人士,特地给的赏赐。”

    听琴倒不这么想,陛下日理万机,哪里会在意一个小主的出身。不过这话是娄渡洲说的,她就不会特地反驳。

    闻言只是笑笑:“也是她的福气。”

    于是,等苏轻窈从暖室出来,迎面就是一桌丰盛的早膳。

    除了各色蒸点和粥食,还有小菜、甜品、膳汤、面点各几样。琳琅满目摆了一大桌,比她一旬的早膳还要复杂。

    苏轻窈有些愣神,一时间竟不太敢坐下来用。

    几十年前她上一回侍寝,不过多了两三样主食就打发了,不知今日怎么就隆重成这样。若她真的侍了寝倒还好说,关键是她连陛下的面都没见着,这就有些非比寻常。

    她在宫里混了一辈子,便是以前再怎么单纯,到老也都成了人精子。

    这么多年,她深谙一个道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瞧听琴和娄渡洲那殷勤劲儿,她心里没多少欢喜,反而有些忐忑不安。

    听琴见她站在那发愣,硬是不敢坐下,眼睛一转就知她如何想,心里不由对她又高看几分。

    不骄不躁、稳重多慧,倒是难得玲珑心。

    “陛下听闻小主抄了一夜经书,感念小主纯善,这才特地吩咐的。”听琴笑道,“小主别怕,您昨夜一宿没合眼,这都是您应得的。”

    说罢,见她跟娄渡洲在这苏轻窈不好施展,便拉着他出去:“小主慢些用,步辇还在准备,一会儿才能过来接您。”

    苏轻窈让柳沁把他们送到门口,这才关了房门用起膳来。

    这会儿花厅里没人,苏轻窈便偷偷夹了两个虾饺放到小碟子上,小声对柳沁说:“你背过身去偷偷吃,没事。”

    柳沁一开始不敢,被她催了两句才悄悄吃了,小声跟她嘀咕:“真好吃,奴婢头一次吃这个。”

    苏轻窈听她这么说,即心酸又好笑。

    早先她刚入宫的那几年,日子过得不好,衣食不丰,夏日缺冰冬日少炭,柳叶走了之后,只剩柳沁忙前忙后伺候她,再辛苦不叫她受一丁点委屈。

    因为只剩她一个宫人,病了都不吭一声,几年来一声苦都没叫,却偶尔见她用不着热乎饭急得直掉眼泪。

    柳沁这人不聪明也不伶俐,却异常忠心,她们两个相伴六十年光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她如今努力,也是不想让柳沁那么辛劳,早些做上管事姑姑,叫小宫人也来伺候她。

    主仆两个偷偷摸摸用早膳,外面娄渡洲扫了一眼,跟听琴说:“倒是对身边的宫女很用心。”

    听琴虽是乾元宫的大姑姑,宫里头许多事她也烂熟于心,就比如苏小主身边的宫女,因着她昨日来侍寝,她也是要参详一二的。

    就因为了解,她还有些诧异:“这柳沁不是苏小主从家里带来的,是进宫后她家里费了好大力气打点尚宫局,特地派给她的。如此看来,苏家倒是很疼她,尚宫局也没含糊。”

    便是致了仕的按察使,到底也曾位居三品,尚宫局那几个人精肯定不愿意得罪人,好处收了,事也就办得妥妥帖帖,要不然平白得罪人,早晚没好果子吃。

    娄渡洲被她一句话点明白,倒是没说别的,只跟她打了个招呼便往回走。

    这会儿不早不晚,楚少渊趁着早朝前用早膳,他正在凉亭里边吃边赏景,娄渡洲就回来了。

    楚少渊扫了他的手一眼,垂眸继续吃粥。

    昨日意外睡了个安稳觉,他现在心情极好,头也不疼了,心也不累了,吃着粥的嘴角竟还有些弧度,倒是头一回。

    娄渡洲心里诧异,想着今日怎么都是些奇景,嘴上却会说话:“刚臣去打点苏小主的赏赐,去了一趟石榴殿,正巧苏小主把佛经整理好,便交给了臣。”

    楚少渊没反应。

    娄渡洲知道他没生气,便继续说:“苏小主昨夜抄了九样经,一共三十页,刚臣匆匆一看,字是写得真好,要不陛下瞧瞧?”

    他说这些,不是为了给苏轻窈搏脸面,只是为了哄楚少渊开心。

    陛下孤家寡人这么多年,他也想告诉陛下,宫里的女人确实有真心为他着想的。

    十几岁的小姑娘,就这么枯坐一夜给他抄经,这份毅力和心性都十分难得,光凭这一夜费的精力,也是要超出旁人许多。

    他这么卖力,楚少渊也不能不领情。闻言点了点石桌,示意他把佛经放到桌上。

    这东西他也抄过不少,生气时、苦闷时、郁郁不得时、壮志难酬时,做皇帝没那么简单,也没那么轻松,一年到头,他自己都能抄几百页经,对佛偈自然早就烂熟于心。

    就这么轻轻扫一眼过去,却发现这个年轻的小选侍很了不得。她笔锋稳重大气,那一笔端庄平和的佛经楷似是经年书成,字里行间都透着难以言说的精妙和质朴。

    楚少渊微微一愣,他轻轻皱起眉头,放下筷子拿起佛经,一页页参详起来。

    一开始字还是很稳,后面就略微有些失衡,兴许是写了一夜累了手,端不住笔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么三十页,她一个字没有写错。

    倒是真难得了。

    娄渡洲见他感兴趣,便道:“刚臣问过听琴,她讲说以为小主写不了多久就要睡着,便只给了她三十页,这里就是全部。”

    一共三十页纸,不多不少,一页都没有浪费。

    这是有多虔诚的心,有多深刻的练习,才能有今天这样完美?

    楚少渊自问曾经的自己是做不到的,如今他可以轻易做到,却是因为……

    因为……一个旁人绝对想不到的因由。

    他低头看着那份古朴大气的佛经,无端笑了笑:“难道,天降的机缘那么多?”

    不,不会的。

    想到她昨日还想打包点心回去,楚少渊就忍不住想笑。

    还是个年轻小姑娘吧。

    此时,苏·年轻小姑娘·轻窈正在吩咐柳沁:“刚才听琴姑姑说这食盒也是打赏的,赶紧趁着没人,咱们把蒸点带回去,能吃好久呢。”

    勤俭是美德啊。

    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

    苏小主如是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