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西州 - 分卷阅读46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46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46

    ,最后他要成为别人的英雄,保护他爱的人。

    “你青春期怎么一点都不正常啊?每天一本正经得要死。”她今天似乎格外爱抬杠,“你当时说喜欢我的时候,我当时想,肯定是我一片痴心日月可鉴金诚所至金石为开感天动地,所以它把你给我安排上了。”

    “我现在也对你一片痴心日月可鉴金诚所至金石为开感天动地,所以你什么时候把我给安排上?”车停住,江时景侧过身脸倾到她面前,目光腻得死人。

    温谨打了个寒颤,两手扯扯他的面皮,一张俊脸任她搓扁揉圆,“你是假的吧?”正常的江时景这个时候不应该让她不要乱用成语把体育老师气活么?

    江时景对她格外有耐心,握住她在脸上作乱的手,压低声音,在她耳畔若有似无地亲吻起来,“我认真的。”

    他忽然挑了眼,狭长乌黑的眸泛起潋滟水光,温热的气息钻入耳蜗,温谨忍不住颤栗。

    “你不想么?”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全文就要完结啦~

    第53章 终章

    被他拐到床上亲得七荤八素时,温谨兀自点点头,确实是想的。

    怪不得他们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话同样也适用于她。

    风流过头的后果便是温谨又推迟了一天回上海的时间,她上司怀疑她是在借公徇私,下令让她再不回来就不要再回来了。

    温谨拿起手机在江时景面前晃晃,扒开他缠在腰上的手,“看见没,再不回去我就要喝西北风了。”

    江时景又从背后抱上她,“没关系,我养你。”

    温谨睨他一眼,“别。”

    好不容易勤快几年,她不想轻轻松松就被他勾起骨子里的懒惰因子。

    两个月后,厕所。

    温谨看着手中白色塑料棒的两条杠欲哭无泪,日了狗了?

    晨起上班时找牙膏,打开镜子后面的储物柜看到满满当当的卫生巾温谨恍惚想起自己的大姨妈似乎有段时间没造访她,下了班便去买了验孕棒。

    眼下结果已经出来。

    怎么就这么巧呢?当时事后为防止这事儿她还特意吃了紧急避孕药,难道药过期了?

    再怎么样也得通知某个人。

    重逢后他们的关系一直处于微妙的状态,她说让他做炮友吧,他总装作听不见,其他的,他也不提,倒是老说要飞来上海找她,温谨以公务繁忙养活自己为由全推了。

    温谨琢磨琢磨,回过味来,难道他就在等她这么一天?

    摔桌!他对自己这么有信心的么?!

    “姓江的,我怀孕了。”温谨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刚入口想起肚子里还住了个小东西,便全倒了换成牛奶。她现在是孕妇,不能动怒,给他打电话前温谨几次三番提醒自己,结果一开口还是收不住。

    江时景正在加班,手中正签字的钢笔不受控住拉出长长一笔,他瞥了眼,直接丢开文件,语气不温不淡,“是么?恭喜。”???

    “你他妈什么意思啊!”温谨被他的语气激到,像只炸了毛的小狮子,“你是不是不想负责!”

    “老子最近就跟你睡过觉,你不负责谁负责!”

    吼完这句话,温谨意识到什么叫言多必失。她上套了,上得彻彻底底,她开始相信一孕傻三年这句话。

    没记错的话,当初似乎是她以成年人的身份同江时景说**好你情我愿各不相欠的,如今天道好轮回风水轮流转。

    他可不就在等她这一天和这句话么?每天晨昏定省问候早晚安,掐点打电话聊天打屁,隔三差五邮寄小礼物和吃食,为的不就是她主动开口么?

    那边江时景面上早已漾开笑意,声音清清朗朗,恰如窗外皎月,“温谨,我负责,我娶你。”

    冷静下来,温谨开始盘算,“你凭啥娶我?”

    “你要什么?”

    “燕西华府的房子。”

    “给你。”

    “银行卡。”

    “给你。”

    “你的全部财产。”

    “都给你。”

    “如果我和你妈……不对,你爸同时掉水里了,你救谁?”

    “温谨,我爸会游泳。”

    “我和程欢颜还有秦诺谁好看?”

    “你。”

    “你能为我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么?”

    “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最后,温谨轻声问,“你爱我么?”

    他答,“我爱你。”

    “有生之年,我只爱你。”

    ******

    温谨发出自己要结婚的喜讯时,众人皆惊,不是好几年没谈恋爱了么?怎么一来就是结婚?

    “对象是江时景。”

    “……”

    意外转为平淡,陈卓带头祝福了他们,随后便是一片贺喜声,恭喜他们成为高中同学里目前唯一一对喜结连理的倒霉蛋儿。

    江与夏和谢铭对此毫不意外,温谨私下去问,江与夏摸着她的肚子有些好奇,“几个月了?”

    “两月多,说嘛?为啥你一点都不惊讶?”

    江与夏叹口气,“当时你一脸看破红尘的样子,我就想,你怎么可能再去爱别人。”以她的性格,若是不爱,又怎么愿意将就。

    温谨对她的答案不满意,怎么老搞得她像倒贴的那个,便又去烦谢铭,“你说说。”

    “你还记得你在长乐门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事么?”

    “……”

    她拒绝跟他们交流,塑料姐妹情,到此结束了。

    ******

    温谨肚子月份还小,不急着休产假,便每天还在照常上班。江时景倒是想让她休息,但她不乐意,他也只能纵着,每天下午准时准点往他们办公室送甜品奶茶。

    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她的同事少不得要帮她分担许多琐事。

    两礼拜之后,覃蔚摸摸自己张了一圈肥膘的腰,苦着脸求温谨,“温谨姐,你能不能让江先生以后不要在送这些高热量的东西了。”

    温谨收起手里文件递给她,眼神微凉,“你别吃不就行了。”

    吃了她的人的的东西还好意思提要求。

    后来温谨被调到北京的分部,覃蔚空闲下来便常常望着温谨原来的办公室发呆,肚子上的肉早就不在了,手摸上去空空的,舌尖却有些想念从前的味道。

    ******

    婚礼定在江城举办,温谨想在肚子大起来之前赶紧把这事办了,否则之后生娃带娃减肥有得耗,更重要的是,她担心自己产后身材恢复不了,江时景嫌不嫌弃事小,反正他的钱都已经归她,她穿不上好看的裙子问题才大。

    定下婚期,确定好宴客名单,温谨在请伴郎伴娘这事上犯了难。

    “你肯定要请许宴臣当伴郎的吧?”温谨枕在他腿上看手里的名单。

    “那我肯定

    分卷阅读46

    -



    分卷阅读46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