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西州 - 分卷阅读43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43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43

    几秒视线收回,“我没喜欢的人,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

    灯光将影子拉得细长,温谨来了兴致,兀自踩起影子来,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温恪跟在她身后静静看着她。

    “你这次来是跟谁谈生意?”

    温谨一蹦一蹦,高跟鞋扣在地上声音格外清脆,“江时景。”

    温恪停下脚步,眸光明灭,问出几年前和与夏一样的问题,“你还喜欢他吗?”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切回开头了,了解西崽的小可爱应该知道意味着趴23333

    第51章 五一章

    温恪停下脚步,眸光明灭,问出几年前和与夏一样的问题,“你还喜欢他吗?” 他们之间的事,后来透过谢铭他多少知道了些。

    “你猜呀。”细长的指摩挲过手提包,温谨略微歪了歪头,“不说他了,我们去吃夜宵吧。”

    后面几天温谨都没再见到江时景,工作的事情都是许宴臣在同她们接洽,她心里大概能琢磨出他是个什么态度,有些想笑,这个人真的是从来没变过。

    和江时景不同,他职位高,她们公司这种级别的合作他不插手才是正常,她身边就个覃蔚,还是带来见世面的,凡事只能亲力亲为。虽借了他的东风,但具体事项谈起来两方各不相让僵持不下,温谨有些头疼。

    折腾了几天,两方各让一步才敲定合同。

    事情结束温谨让覃蔚自己在北京城四处逛逛,独自去了燕西华府。

    四九城有名的别墅区,前厅金碧辉煌,夜幕时分灯火通明,如同中世界时期的宫殿。夏蝉在耳边聒噪,温谨一路穿行过绿植茂密的花园,最后在角落里的一栋洋楼面前停驻。

    藏得还挺隐蔽,但这边风景却也独好。

    拿出那张卡,在门柄处一刷,门便自动开了。门口备好一双女士拖鞋,兔头的,温谨黑脸,幼不幼稚,还把她当小孩呢。

    室内淡淡的北欧风,没有累赘的装饰,如同他人,淡而不寡。阳台巨大的落地窗还没进门她便看到了,她就爱这玩意,一眼望出去是不受边幅限制的天空,那种辽阔的感觉越来越爱。

    没一会儿,身后来了人,温谨听见他的脚步声,没有回头,眼神停在窗上,从镜面里看他步步靠近。

    似乎真的如同那天他所说的,他一直在这里等她。

    今天她穿的仍是一袭黑裙,比起那日见到的风情妩媚,今日偏舒适款,但肩头仍露着,长卷发遮掩下白皙肌肤若隐若现,暗自撩人。

    “温谨。”江时景声线略沉,倦意难掩。

    温谨装作没听见,良久她挑眼笑开,眼角似有讽意,“江时景,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抛出个引子,我就该屁颠屁颠接住是吗?”

    她在生气,生自己的气,明知江时景仍是这样,却无力抵抗。她期待过很多次,比如像小说里发生的故事一样,江时景力挽狂澜一人抗下江氏解决危机之类之类的,她都期待过多次,然后想他会不会来找她,然后他们和好如初,然后终于能幸福,可都没有。

    温谨知道这样不对,她提了分手,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她都不在,又有什么资格要求这些。她固执地拒绝关于他的一切消息,将自己放逐,游走在记忆的边缘,他一出现,那些记忆又活了。

    江时景眼神微暗,唇抿得紧紧的,在温谨发怒离去的前一刻才抓住她手腕,语气急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想勉强你。”

    “七年前,你说选择权在我手上,其实不是,温谨,很早开始我就把选择权还给你了。”

    温谨安静下来,神色略显颓然。他说的对,她完全可以不来。

    手腕处,他掌心的温度微凉,她没有甩开他。

    她手腕处的镯子仍是dw的,江时景那天便看见了,但它格外的新,亮闪夺目,只怕早不是当初他送的那只。

    “你继续说。”温谨烦躁地转头,尽可能忽视他的视线。

    “你想知道后来的事吗?”江时景唇畔微微勾起,笑意轻微,方才她皱眉,像极了从前。

    “你走之后,我休学了半年多,回江城专心帮我爸,但资金漏洞太大,一时难以翻转。”

    当时他问江父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大的问题。江父没有言明,只是面容疲惫地靠在沙发上,一夜之间老去许多,“阿景,人世行走,如同棋局,行差踏错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商场里的人更是,利益越大,诱惑也就越大,风险也就越高,这把是我赌输了。”

    “后来我去找了秦诺的父亲。”说到这里,江时景悄悄撇了眼温谨的表情,被她抓个正着,“看我干嘛,继续说啊。”

    江时景温和地笑,手臂抬起似乎想摸她的头,临了还是放下。温谨低着头想事情,全然没有注意。

    “跟他谈了些条件,他答应注资,我……”

    “打住。”她不想知道他们谈了什么条件,懒得继续矫情,直接问出她关心的事,“你跟秦诺后来怎么样了?江氏现在怎么还好吗?”

    “我跟她,没有后来。”商人之间,利许得足够多,儿女情长便不值一提,“江氏在慢慢恢复元气,但秦家股份不少。”

    让秦家注资,光给他提供江氏的人脉和资源并不能让他动心,他们真正看中的是江氏的股份,这样一来,江氏便不再是家族企业。好在江父经此一役,突然看开不少,没那么固执,死守着家业。

    “s&j是你的?”

    江时景刚要回答,温谨手机便响起铃声,低头看了一眼,是温恪。她转身要去接,他却还不放开她的手。

    举起手腕,在他面前微微晃了晃,“放手。”

    这人怎么回事,突然这么死皮赖脸。

    “怎么了?”突然打电话给她。

    温恪吐了口气,踢了一脚露台的水盆,寝室内那群人还在打打闹闹。方才又有人问起那天的人是谁,温恪想含糊过去,便装没听见。

    气氛有些僵凝,一人帮他解围,“你以前不是提过你有个姐姐么,就是她吧。”

    他却下意识否认了。

    为什么要否认?温恪不愿去细想。

    “没事。”温恪挠挠头皮,转了个话题,“你什么时候走?”

    “就这两天吧。”温谨听他口气猜他八成有什么烦心事,他不想说就算了,等他心情好些再问。

    “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吧。”

    回身看了眼江时景,温谨道,“现在不太方便。”

    温恪以为她还谈事情,没说两句便挂了,心中那股燥热感不仅没下去,反而更加浓烈。

    “你弟弟?”她挂掉电话,江时景递给她一杯水,是在她通话时去倒的。

    “嗯。”她又问了一遍方才的问题,“s&j是你的?”

    江时景点头。

    她其实还

    分卷阅读43

    -



    分卷阅读43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