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西州 - 分卷阅读9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9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9

    我们,谁耗得过谁?”

    说到后面,温谨话中已经隐约有了笑意。

    如果她还真的在乎什么乱七八糟的自尊,她现在就不该出现再这里。既然做了,那就耗到底,总好过半途而废一无所有。

    她算是想明白了一件事,面对江时景,她只能不要脸。

    听完,江时景已经彻底惊愕,瞳孔不受控地放大,他就没见过这么固执的人,而这个固执的人还要命地掐住他的弱点。

    她很清楚,他根本耗不过她。

    温谨起身,双手撑在桌角,上身前倾,小脸凑向他,目光灼灼似有星河。

    “江时景,我喜欢你。”

    不等他有任何反应,温谨迅速偏头,在他唇角咬上一口。是真的咬,不是挑/逗,她可是下了力气的。

    听见他的吸气声传来,温谨满意地退开,手向旁边一勾拉起自己的箱子:“我不舒服,先睡了。”

    甩下一句话,便堂而皇之入了他的房间。

    门被合上后,江时景都还愣在沙发上。

    他摸了摸唇角,一碰便痛,还有、若有若无的柔软触感也在心底挠痒。

    就像一年前春夏交接的季节,有个人扯住他衣摆踮起脚在他唇畔落下的吻一般。

    *****

    浴室里传来淅沥的水声,是温谨在洗澡。江时景看着怀里的毯子,叹口气,放在沙发的一旁,打开电脑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镜片反射出一道光,他盯着屏幕,红绿线瞬息万变,他却什么也看不进去。他烦躁地合上电脑,浴室门也应声而开,两人都是一愣。

    浴室里的灯还没关,江时景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绯红的脸颊和白皙手臂上滑落的水珠。

    只是一眼,他就移开了视线。

    温谨手上擦头发的动作微顿,目光扫过几案上的电脑和沙发上的毯子,瞬间弯了眼。

    她趿着拖鞋走向他,在他面前蹲下,江时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退,温谨将这动作纳入眼底,噗嗤笑出声。

    温谨将毛巾挂在脖子上,手指似要抚上他的脸颊,转了一圈在他面前停下,她笑道:“这次不咬你,感冒药给我。”

    江时景眉心一跳,心里骂了句神经病,蹭得从沙发上站起来。

    温谨蹲在原地听着他离开的脚步声,面上笑意徐徐漾开。

    第17章 十七章

    辗转反侧至半夜,温谨掀开被子轻轻打开了房门。

    隐约模糊的光照在天花板,她瞪大眼借着光看清沙发上略微欺负的轮廓。

    耳边风扇轮轴转动的声音被静谧的空气无限放大,温谨目光定住那个方向看了会,随后撇开拖鞋蹑手蹑脚地向他走去。

    不过几米,她却走出了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江时景的呼吸声很轻,绵绵长长温温柔柔,温谨下意识就屏住了呼吸。

    看了他良久,温谨脑子里突然蹦出两三年前夏日午后江时景脸贴在桌上睡觉的情景。

    老实说,那个画面不算美,当时他的脸贴在手肘上,侧脸的软肉被压扁,五官挤没了一半,怎么好看得起来。

    但当融暖的光让细碎的绒毛也变得清晰时,她不可抑制地窥看至痴迷。

    深吸口气,温谨伸手摸了把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还好房间里黑什么都看不清。她打开手机,屏幕的亮度已经调至最低,相机对准他的睡脸,在按下快门时她忽然手一抖,来不及看照片是否清晰温谨仓皇跑回房间。

    我天。她靠着门蹲下,这种像做贼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

    温谨傻笑着调出刚偷拍的照片,不出意外地糊了,她最后手抖成那样,不糊才怪。

    看着看着,她唇畔笑意越发难抑制,她怎么觉着自己那么像变态呢?憋着笑温谨开始打字,这种吃了蜜般的好心情她是真的想秀。

    温谨:软软,我偷拍到他了。害羞.jpg

    温谨:谢铭猪脑壳别气了,等我追到了男人你打死我都行哈哈哈哈哈哈。

    ……

    在某人痴痴傻傻犯花痴时,沙发上被偷拍的对象却微微睁开了眼,眼瞳里晦涩不明的情绪似气泡在深湖中翻滚。

    江时景手指再度抚上唇角,那个鲁莽的吻似乎犹在。抹了把脸,他重新闭上眼,清隽的脸上浮现轻微笑意。

    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蛮横。

    ******

    翌日清晨江时景醒来时,温谨还在房间呼呼大睡,却意外发现桌上放了一碗……已经粘成糊状的泡面。

    一旁置着张白纸条,字迹是他熟悉的丑。

    “没有钥匙不敢出门买早餐,你家只有方便面就只能给你泡面啦,我困了继续睡觉,早安。”

    他将纸条揉进掌心,目光偏向闭紧的房门。他默不作声地将椅子拉开坐下,拿起筷子准备,发现面已经干成混泥土。

    费了些许劲才挑起一筷,江时景不由失笑,她这是起了多早?又冷又糊也不知道是给谁吃。

    温谨是被香醒的,脑子还没彻底开机,身体已经顺着令人垂涎的味道爬出被窝。

    她睁开眼,耀眼的阳光争相闯入视线,还有厨房里背对着她颀长的身影。

    “江时景?”

    那道身影回过头,瞬间又转过去。

    “醒了就起床,吃午饭了。”

    温谨愣愣,傻傻点头,想起他是背对着她看不见她动作的,又应了声。当沁凉的水扑在脸上时,温谨终于彻底清醒。

    所以她这是,用一顿早饭换了一顿午饭吗?

    第18章 十八章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啊?”温谨看着桌上摆好两菜一汤问,她一直以为他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却不知道他做起饭来还有模有样。

    江时景斜她一眼:“你以为我是你?只会泡面?”

    温谨挠挠头发,讪笑:“那泡面好吃嘛?”

    江时景一噎,将手中的米饭径直塞进她手里:“温谨,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厚脸皮?”

    手心的碗温度有些烫人,温谨还是没放开,拿起筷子往嘴里喂了口饭,她才闷闷开口:“我以为你昨天晚上就知道了。”

    饭后,温谨主动提出要洗碗,磨磨唧唧收拾好厨房出来,江时景还没出门。

    早上的纸条他肯定看到了吧,她那么明显地暗示要钥匙他都看不懂?

    呆/逼。温谨暗骂。

    她试探着问““你家还有备用钥匙吗?能给我一把不?这样以后给你买早饭方便一点。”进出你家侦查敌情也方便一点。

    江时景正在翻页的手指顿住,他目光从书页上移开,看向与他距离不过一尺的温谨。

    她身上穿着还未换下的睡衣,发顶几根毛不大听话地炸起,逆光的角度虚化了线条。她的表情很软很软,配上苍白的脸色竟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

    有那么

    分卷阅读9

    -



    分卷阅读9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