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西州 - 分卷阅读8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8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8

    景。”

    她在廊道上开口喊他,她第一次喊他,以一种笃定的意味。

    那时温谨想她已经能够和他站在同一高度了。

    从仰望,变成并肩。

    江时景回头,眼里有着讶异,或许他心里在想这个人是谁。

    盛大的阳光照亮脸上细碎的绒毛,少年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从那一刻开始,一切都不再一样。

    温谨仰头望他,内心怯怯,脱口而出的那声名字,她完全不知道为何。

    为什么要叫他,叫住他干嘛,她都不明白。

    日光斜照,他被笼在光晕里,具体的模样温谨早记不清,只是觉得那样他很好看,简单清透,是少年应有的模样。

    困惑的神色逝去后,江时景不咸不淡地向她点头,错身进入教室。

    温谨看着他的背影,停在原地,思绪似风筝般全飞了出去。

    她离他已经足够近,只有一墙之隔。她打破相安无事的界限,不动声色地靠近。

    这一切行为看似都是蓄谋已久。但温谨想,那时她是骄傲,骄傲地觉得她足以与他并肩,而无关其他。

    她的喜欢是后知后觉,而非无知无觉。但温谨以她的后半生保证,那时他对她的吸引力远不如一顿烧烤的诱惑。

    她只是——

    温谨也想不明白。唯一能确定的是,那不是喜欢。

    喜欢会贪心,但她不会;喜欢会瞻前顾后,她也不会。

    这个场景曾被温谨反复咀嚼过多次。

    她也好奇,为什么一切与江时景有关的事她都能如此清晰地记得,细枝末节都印刻在脑海中。

    她不是没有喜欢过别人,年纪小的时候,好感总是来的莫名其妙。

    也许那不应该叫喜欢,只是单纯的好感。

    那感觉就像是每个人在迷茫无畏的青春期时都易躁动的情绪,不是多么浓烈的情潮,只是偶有的怦然心动加之溢满的勇气,许多人就以为那是喜欢。

    在某一段时间,“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这句话泛滥成灾,但不无一定道理,她的每一段感情经历都很真实地告诉她,她的感情永远无法克制。

    就比如她对耿骞。

    高一上学期结束时温谨向耿謇告白了。

    意料之内地拒绝,毕竟耿謇浑身上下都写着“我爱学习”四个大字,但温谨觉得——不甘心,如果她喜欢他,他却从来不知道,那这喜欢多可怜啊。

    温谨躲了耿謇几天,而后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切如常,回到正轨。

    他不喜欢,那她就慢慢放开。她坦荡干脆得不像话,她自己都诧异。后来才醒神,不是放开,而是真的不喜欢。

    她是个固执得要命的人,真看中的东西从来学不会放手二字。

    就比如她对江时景。

    第15章 十五章

    温谨喜欢江时景,从高二开始。

    开往南京的绿皮火车,邻近几个车座都是同学,温谨第一次出远门还是彻夜的火车,她失眠了,醒来时却是意外靠在江时景肩膀上。

    那段日子简直荒唐,打着学习的名义却不知到底在干些什么。温谨彻夜和他聊天,困到上课只能小鸡啄米般困困倦倦;她似无顾忌地亲近他,理所当然地接过他的碗筷吃面,他也毫不介意。

    太过美好,以至于温谨产生了一种荒唐的错觉,其实她忘了很重要的一点,有些人,本来就是这样的。他可能对所有人都好,对所有人都温柔,你呀,又不是例外。

    望回去,那些久远的事,到现在,已经过了许多年。

    温谨向江时景表白过三次。

    第一次,她问他,你还喜欢你前女友吗?

    江时景说是。

    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说出了喜欢。

    第二次,江时景说他喜欢过她。

    那个晚上,几乎成为温谨人生最爱一晚,没有之一。

    她记得那晚江时景怀抱的温度,记得她的唇印上江时景唇角的软度,记得他说的每句话。

    他们定下三月之约,三个月后高考结束,他给她答案。

    事实是,没到三月,江时景再次拒绝她。

    最后一次,高考结束,温谨约他见面。

    她太不甘心,两次被拒绝都是通过一个社交软件,温谨试图当面说清楚,得不到不如彻底了断。

    从今以后,大不了天南海北再不相见。

    可江时景没来,她一个人喝酒喝到吐,江时景也没来。

    他直接躲开她,消息不回,对于一切故作不知,却又装的不够用心。

    谢铭那晚陪在她身边,温谨故意让谢铭替她试他,结果不出意外——他只是不想见她。

    自尊啊、感情啊、喜欢啊,都被踩在了脚下,碎得稀里哗啦。

    温谨想,就这样吧就这样吧,祝他和别人见鬼去,她再也不要见他。

    直到一个月后江时景和秦诺在一起,温谨终于元气大伤。

    秦诺喜欢江时景,温谨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因为秦诺对于他的喜欢张扬得不像话,但温谨的喜欢,只有江时景和她的好友知道,她的放肆只对他。

    但温谨从未将秦诺放在心上,说来可笑,她莫宁笃定江时景不喜欢秦诺,反倒是他的前女友,温谨一直顾忌着,结果却是这样。

    在异国的大巴上,海天一色的风景全部模糊在眼眶中,她浑浑噩噩地在大巴上睡了一下午,终于认清,他真的对她毫无眷恋。

    她记得她独自坐在阶梯上大声放哭到直到夕阳坠落山林,她记得很多夜晚她疯狂想质问他,为什么是秦诺?她哪里比不上秦诺?

    她记得太多难过的事了。

    但在今年五月底得知他们分手的那一刻,不好的记忆霎时烟消云散,只剩下蠢蠢欲动,那些情绪在心底翻腾,让她日夜不安。

    所以她来了,她想要见到江时景。

    温谨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会让她变得这么固执,喜欢到几乎失去自我。

    面对求而不得之物,都爱自我催眠,说着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温谨也是,每当她走到悬崖边缘时,她都会想——你看,江时景抱过她,她也亲过他。他们总是有希望的。

    第16章 十六章

    “温谨。”江时景喊她,欲言又止的神色再次浮现。

    温谨眸光锁住他的眼睛,厚厚的镜片阻隔了太多。

    玻璃杯被她放下,温谨打断他:“别喊我,现在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以前那些是为什么了。我记得你说过你面对我的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现在信了,你没骗我。”

    她嘴角掀起嘲讽的弧度,江时景只觉这一幕十分刺目。

    几秒后,温谨再度开口。

    “但是江时景,我不会走。”她挺直脊背,声音虽轻却坚定得掷地有声,“你赶我一次,我就回来一次。你说

    分卷阅读8

    -



    分卷阅读8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