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西州 - 分卷阅读1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1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 作者:孟西州

    分卷阅读1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作者:孟西州

    文案:

    温谨第一次对江时景意图不轨,啃上了下巴;

    温谨第二次对江时景不怀好意,连小手都没挨到;

    温谨第三次对江时景居心叵测,终于如愿以偿。

    古人云,事不过三。

    江时景:“醉猫,你怎么每次亲完人都跑?”

    >>>小剧场:

    多年前,他在黑暗楼道中不冷不热,温温和和地威胁她,“要不要我叫人?”

    暴脾气的温谨:傻逼。

    后来,她于月色遮掩下拉下江姓同学的衣领,双颊绯红,一双眼染遍了酒气的醉意,盯着面前那片薄唇终于不管不顾吻了上去,“江时景,老子喜欢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

    “如果到最后,他什么都没了,他还有温谨。”

    温谨是个骗子,温谨只会永远爱他。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谨,江时景 ┃ 配角:甲乙丙丁 ┃ 其它:

    第1章 楔子+第一章

    “温谨姐,下飞机了。”

    一只纤细白皙的手不耐地扯开眼罩,粗暴且率性。眼罩扯开,柔软的黑茶色长发散开,额前几缕碎发垂在眉心,而黛眉修长,长睫卷翘。

    温谨有些迷糊地扫了眼四周,平日精明的眼此刻睡意朦胧。她不算典型的美人,但独独一双眼,若寥寥旷野上一汪清泉,是天赐的礼物。

    领行李、出站,站在游人行色匆匆的机场,温谨突然恍然。

    “江时景,再见。”

    “照顾好自己。”

    ……

    “再见。”

    鼎沸的人声远去,耳边只剩琐碎的对话。

    “……温谨姐?”覃蔚五指在她面前晃了晃。

    温谨回神,目光有了焦点:“不好意思,我可能没休息好,老走神。”

    覃蔚目露担忧,握着行李箱的手紧了紧:“那怎么办呀?我们和s&j的约谈时间不就在今晚吗?要我去给你买杯咖啡吗?”

    连续三问,将她的紧张显露无疑。温谨上下打量她一会,嘴角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不用担心。”

    “人来了。”

    “啊?”覃蔚还身处茫然中。

    温谨垂着手,微微眯了眼,长期对着电脑高强度工作,导致她有了轻微近视。来人越来越近,西装革履,身姿挺拔,浓眉大眼的,他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清晰。

    “原来,非得让我来接的是你这么尊大佛。”许宴臣语气熟稔,腔调是温谨熟悉的不正经,以至于她近乎产生一种跨越光阴的错觉。

    “怎么,失望了?”温谨抿唇笑,抬手将耳边碎发撩至耳后,眼神示意覃思先别多问,“我们先去酒店,不知道许先生有没有这个兴趣先当个司机。”

    许宴臣挑眉,看了几眼温谨身后一脸呆滞的小助理。

    “乐意至极。”

    暮色从地平线开始蔓延,像一张巨大的蛛网,一点一点将这座城包围吞噬。

    六点。

    温谨推开酒店门,门外候了许久的两人眼中皆露惊艳之色。而许宴臣的眼中,除了惊艳,还有怀念。

    她一袭无袖黑裙,俏丽的脸妆容淡且薄,长发松松挽在脑后,耳边无意垂落的发丝与长耳坠交缠,时隐时现的珠光像狐狸的尾巴偶尔扫过心间。肩颈弧线优美,锁骨小巧精致,胸前两抹圆润被包裹,却又露出恰好的弧度,让人能感知其衣襟包裹下的美好。

    庄重,优雅,妩媚,像个妖精。

    许宴臣从前从未在她身上想到的词,如今都与她挂上了钩。

    “捡捡眼珠子。”温谨眼眸带笑,红唇微动。

    许宴臣被打趣了也毫不介意:“你要是不开口说话,没人会觉得你是温谨。”

    自始至终,在状况外的都只有覃蔚一人。去的路上,覃蔚在后座忍不住小声问她:“温谨姐,你和s&j的人认识啊?”

    温谨没有立即回答,目光忽然飘得很远。

    半晌,她回过头笑,神情怅然倔强:“是故人吧。”

    “许宴臣。”抵达包厢时,温谨一路的平静终于有所波动,在许宴臣推门前,她忽然喊住他。

    许宴臣似乎明白她要说什么,退开一步,微微弯腰做出一个绅士的邀请动作:“你开。”

    温谨握上门把。

    这扇门,当然应该由她开启。

    “咔嚓。”

    门被推开。

    门后的人,一如往昔。

    “温谨,好久不见。”

    温谨原本想先行落座,却不想他已经开了口。她颔首,以微笑回应。

    在座的闻言,有人便发问:“怎么,江先生你们认识啊?”

    众人都好奇答案。温谨也饶有趣味地看着他,既然是他先开的口,她自然想看他如何作答。

    他靠在座椅上,手指点点桌子,忽而展眉抬眼,唇畔生花。

    “何止认识?她是我,异地多年的女朋友啊。”

    ******

    “二零一七年,开启北上寻夫之旅。”

    ——————

    火车呜呜声间歇响起,不温柔,也不算聒噪。

    摇摇晃晃的,温谨蜷成一团睡在最上铺。

    太阳落山时,困意来袭,她翻身上了床就睡得一塌糊涂。

    半梦半醒之间,温软打来了电话,喊她起床。温软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奶气。

    温谨嘟囔了几句,似乎对她撒了个娇。挂断电话后温谨又掀了被子蒙住脑袋试图赖床,完全忘了刚才答应温软的要起床。

    几分钟后,电话再度响起。

    温谨终于从被子里探出一只手,指节一点也不修长,反而有些肉,手背上有着明显的肉窝。

    “好了好了,我起了!”啪的一声将手机摔在床上,温谨气冲冲地从床上做起,动作太猛,脑袋砰得一声就撞上车厢顶。

    日,疼死了。

    那么猛地一下,温谨泪花瞬间就飙出来了。

    缓了半天才缓过疼的那股劲儿。窗外的景色寡淡,平坦的旷野绿油油一片。温谨突然想起那年她和他一起去南京的场景,绿皮火车缓慢地穿过一个又一个隧道,瞬间的黑暗和灯光交错,再一瞬,就是高大巍峨的山连绵成的朦胧绿意。

    比这可好看多了。

    温谨绝对不承认那时是因为他在她身边。

    温谨和许多人说起过他,大致内容无非是——她有多么地喜欢他。她喜欢他的时候,把他和她的感情都当宝贝疙瘩儿似的藏着掖着,反倒是后来,她开始沉迷那段岁月。

    有的时候她常常想,她怎么能那么口是心非,她要是诚实点就好了。

    温谨嘴巴很毒,自诩感情大师的她不知道嘲笑过很多人,但温谨却觉得自己是在安慰她们。每当她们失恋向温谨寻求安慰的时候,

    分卷阅读1

    -



    分卷阅读1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